习水县人民法院

http://xishui.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夫妻共同债务法律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6-08-25    

 

王静   张韦
摘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人们财富的增加,夫妻双方共同或各自参与的经济活动量大大增加,与第三人的财产关系趋于复杂化,债务关系也呈现出多样化趋势,由此导致的纠纷频发。如何在保护交易安全和维护夫妻双方利益之间寻找到一个平衡点,如何使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更加规范和易于操作,都是婚姻法理论和实践面临的难题。鉴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承担认定在离婚诉讼中的重要性,为避免民事审判实践中对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错误,应当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范围,厘清共同债务与个人债务的界限,特别是加强夫妻债务认定制度的完善以实现裁判公正。
关键词: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处理完善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和特征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
我国现行《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的,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由此可知,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双方为维持共同生活的需要,或出于为共同生活目的从事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特征
1、从产生时间上看,夫妻共同债务应当是发生于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即双方领取结婚证之日起到离婚之日或一方死亡时止。包括结婚之后夫妻双方共同生活期间,登记后尚未共同居住期间,夫妻双方婚后分居期间以及一方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准予离婚的调解或判决尚未生效期间。
2、从产生原因上看,夫妻共同债务的产生原因一般包括夫妻双方为维持共同生活的需要引起的债务,如赡养父母、抚养子女、日常家庭生活开销等引起的债务或夫妻一方或双方为了共同生活的目的从事经营活动所引起的债务。
3、从债务性质上看,夫妻共同债务属于无限连带债务。我国《婚姻法》第41条明确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婚姻法》解释(二)第25条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做出了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
4、从债务效力上看,夫妻共同债务的意思自治效力高于法定财产制。我国《婚姻法》第19条的规定,“夫妻可以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者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同理,基于民法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夫妻双方也可以约定夫妻共同债务由夫妻当中的个人来承担。《婚姻法》尽管具有强烈的身份性,但夫妻双方对于财产的约定本质上是一种合同,仍应贯彻意思自治原则,因此其应当具有优先于法定财产制适用的效力。因而上述约定是基于夫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就法律上而言,具有法律效力。但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债务承担的连带偿还责任,是相对于夫妻之外的第三人(即债权人)而言的,因此该约定仅在夫妻双方内部具有法律效力,对债权人并不当然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具体情形及例外情形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
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应当在夫妻双方与债权人利益之间寻找一个符合公平正义的平衡点。离婚诉讼中,一方当事人往往为多分财产或逃避债务,在诉前或诉讼期间制造虚假债务,主张其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而另一方当事人往往辩称对所负债务不知情。笔者认为,在确认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是夫妻个人债务还是夫妻共同债务,裁判者可从以下标准进行判断:
1、夫妻之间是否存在共同举债的合意
判断夫妻共同债务首先应考量夫妻之间是否具有共同举债的合意,如果有,那么则不论夫妻一方事后是否分享到了该笔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如夫妻双方共同在借款合同上签字,那么该笔借款就归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2、夫妻是否分享了债务所带来的利益
如前所述,只有为了夫妻共同生活或者共同经营所负的债务,才能被称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共同债务与个人债务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该债务是否被实际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之中。有学者也说,尽管夫妻事先或事后均没有共同举债的合意,但该债务发生后,夫妻双方共同分享了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则同样应视其为共同债务。
3、夫妻之间是否存在约定
我国《婚姻法》第19条的规定,“夫妻可以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者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同理,夫妻双方也可以通过约定的方式约定夫妻一方个人债务由夫妻双方共同来承担。换言之,虽然夫妻之间没有共同举债的合意,且夫妻一方实际并没有分享到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但只要夫妻双方就该债务有约定,即约定该笔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根据意思自治,该笔债务就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二)夫妻共同债务的具体情形
1、夫妻一方或双方婚前个人债务的转化
《婚姻法》解释(一)第19条规定:“婚姻法第十八条规定为夫妻一方所有的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由此可见,夫妻个人财产可因双方的约定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8条规定:“婚前一方借款购置的房屋等财物已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为购置财物借款所负债务,视为夫妻共同债务。”根据上述规定可得出结论,夫妻一方婚前所负债务若与夫妻婚后共同生活具有必然的因果联系的,则可以判断婚前一方所负的个人债务已转化为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夫妻共同偿还。
2、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
夫妻共同生活中必然会产生一定的支出及开销。为了维持家庭共同生活而负的债务一般是指包括为夫妻双方在衣、食、住、行、医、教育及正常的社会交往等方面所支出的费用而对外所发生的债务。
3、夫妻共同经营所负的债务
一般而言,夫妻共同经营所负的债务是指夫妻双方为了维持共同生活,共同从事工商业或者农村承包经营、生产活动或夫妻一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中所负的债务。主要包括如下几种情形:
(1)夫妻共同从事生产、经营活动
随着家庭财产的日益增多,以及为了维持共同生活的目的,夫妻往往会将剩余的家庭财产投向金融业、农业等各种行业当中。因此,在夫妻双方离婚时,也必然的会产生大量的相关财产分割及债务承担的纠纷。夫妻作为一个共同体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参与生产及经营活动中所产生的债务,根据《婚姻法》第41条的规定,上述夫妻双方共同生产经营所负的债务应当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畴。
(2)夫妻一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但利益归家庭共享
夫妻在法律意义上被视为一个共同体,虽不是由夫妻双方共同参与到生产、经营活动中,但经营收入或者利益归家庭共享或者实际已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当中的,应当视为夫妻共同债务,亦应由夫妻共同财产清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43条对此也作出明确规定:“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从事个体经营或者承包经营的,其收入为夫妻共同财产,债务亦应以夫妻共有财产清偿。”
4、夫妻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所负的债务
我国《婚姻法》第21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第29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有负担能力的孙子女,外孙子女,对于子女已经死亡或子女无力赡养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赡养的义务。”第29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兄、姐,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妹,有扶养的义务。由兄、姐扶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妹,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姐,有扶养的义务。”上述因夫妻履行法定扶养义务、赡养义务所负债务,均应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畴。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58条规定:“夫妻离婚后,未成年子女侵害他人权益的,同该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确有困难的,可以责令未与该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共同承担民事责任。”上述规定可以看出,在夫妻双方离婚后,因未成年子女对他人造成损害的赔偿责任所负的债务,同样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三)夫妻共同债务的例外情形
1、一方赌博所借的债务。由于赌博之债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和家庭生活,属于夫妻一方不合理的开支,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畴。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违法的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赌博,为我国法律所明令禁止,赌债属于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如果出借人明知举债人所借债务用于个人赌博的,其债权也同样不受法律保护。
2、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另一方能够证明该债务确为欠债人个人债务。《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该条规定了夫妻共同债务的例外情形。一种是债权人和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并且这种约定本身可以得到证明;另一种是《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的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规定:“夫妻为共同生活或为履行抚养、赡养义务等所负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离婚时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下列债务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一方以个人财产清偿:(1)夫妻双方约定由个人负担的债务,但以逃避债务为目的的除外;(2)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资助与其没有抚养义务的亲朋所负的债务;(3)一方未经对方同意,独自筹资从事经营活动,其收入确未用于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4)其他应由个人承担的债务。上述债务应当认定为属于夫妻个人债务,应由夫妻个人负责偿还。
三、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
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应在坚持以夫妻共同财产偿还为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双方协商一致或者依靠审判机关的判决,来保障夫妻双方以及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一)在夫妻双方离婚时进行的划分
根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男女双方离婚既可以选择协议离婚又可以选择诉讼离婚。
如果夫妻协议离婚,根据《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11条第3项规定:“离婚协议书应当载明双方当事人自愿离婚的意思表示以及对子女抚养、财产及债务处理等事项协商一致的意见。”由此可见,采取协议离婚的男女双方,应在离婚协议书中协商好双方各自应当承担的债务。《婚姻法》解释(二)第8条第1款也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如前所述,这种约定仅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对债权人并不具有约束力。如果夫妻采取诉讼离婚的方式,根据我国现行《婚姻法》第41条的规定,在夫妻双方对共同债务清偿问题协商不成时,由受诉法院根据夫妻双方的请求作出判决。但由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和处理直接和第三人的合法权益相联系,笔者建议:法院在裁判时,对于可以确认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部分,可以进行判决;但对夫妻债务是否存在,或到底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个人债务无法确定时,或可能被确定为个人债务时,因这种情况由于缺少债权人的介入,法院最好告知当事人另案处理,而不应在判决中进行判决。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二)法院在离婚判决或在夫妻双方的离婚协议中已经确认或处理的债务
《婚姻法》解释(二)第25条规定:“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做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一方就共同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基于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向另一方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按照上述司法解释,夫妻双方可以在离婚协议中约定或者要求法院依法对共同债务作出判决,但不管是法院的判决亦或是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处理,只对夫妻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换言之,即便是在男女双方离婚之后,债权人仍有权依据上述规定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的任何一方主张其债权权利。
四、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完善建议
在我国法律体系中,有关夫妻共同债务问题的规定散见于各种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如《婚姻法》、最高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及其他一些有关的司法解释。但上述立法均对夫妻共同债务规定得过于模糊,导致司法实践中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及处理变得尤为艰难。为了科学认定及处理好离婚案件中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问题,笔者支持部分学者提出的建立民间借贷双方确认制和夫妻分居制度,对分居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做出明确的规定及允许将债权人作为离婚诉讼的第三人参加诉讼。
(一)建立民间借贷双方确认制
婚姻关系终止必然会牵涉到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的处理。众所周知,审判未必能面面俱到的了解到全部案件事实真相,继而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现实中遇到的部分离婚诉讼,夫妻一方为达到转移财产和分到更多共同财产的目的,会故意提交虚假夫妻共同债务的证据。为此,笔者建议,夫妻一方与他人缔结大额借贷关系时,他人有义务向夫妻双方了解借贷目的以及双方的共同真实意思,并与夫妻双方共同签订借款合同确认书。否则应推定为个人债务。
(二)建立夫妻分居制度,对分居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做出明确的规定
分居,顾名思义就是夫妻双方分开居住,分开生活。而夫妻之间长期不愿意共同生活在一起,必然是因为双方的夫妻感情产生了裂痕甚至破裂。我国《婚姻法》第32条第3款中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夫妻双方若分居时间长达两年之久,夫妻一方依法提起离婚诉讼,法院在经调解无和好可能的情形下应当依法判决双方离婚。由此可见,夫妻分居两年是夫妻双方基于感情破裂要求离婚的法定理由之一。根据我院近年受理的离婚案件统计情况显示,以夫妻感情不和而分居为由提起的离婚诉讼已占我院受理的离婚案件的70%左右。笔者认为,强行将夫妻分居期间产生的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极不合理。现实生活中,处于分居状态下的夫妻,不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财产上都处于分离状态,夫妻二人属于各自独立的个体,双方没有共同生活,产生的债务并非都是共同债务。如果还将夫妻二人分居期间一方所负的债务强行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显然违背了法律公平、公正的宗旨。因此,笔者支持在立法上建立夫妻分居制度,并且对分居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分享和共同债务承担做出明确的规定。
(三)允许将债权人作为离婚诉讼的第三人参加诉讼
我国《婚姻法》虽然规定了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债务应承担共同的偿还责任,但在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离婚诉讼中,债权人往往是以证人的身份参加诉讼,其仅能就债务是否真实存在向法院作陈述,而法院就夫妻双方离婚法律文书中债务分担的协议也只有待债权人表示同意后才能对夫妻双方的债务分担协议予以确认。否则,夫妻双方就不得对共同债务的承担做出约定,而审判机关也并不能做出相关判决。而债权人则得根据有关债权债务法律规定,另行起诉主张权利。
试想,在司法实践中,债权人若能以第三人的身份参与到诉讼程序中,就夫妻关于共同债务的承担发表意见,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仅能最大限度地平衡和保护夫妻双方与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能节约有限的审判资源和减少裁判人员的工作量。

【上一篇】  对事实劳动关系认定的思考